您的位置:首页 >>>文章浏览
悦读净心,如品香茗
http://jl.ybxww.com 2017-5-10 来源:筠连新闻网

静夜,一灯、一书、一茶,如果再有一红颜,这就是神仙的日子吧?

静静的,灯光下的文字,伴着茶香,便可将白日里身体的忙碌与浮躁的心绪带走。

此时你是与大师交流,与古人叙语,斗室虽狭,但却能神思万里,何乐不为?

关于读书,我头脑中总有着几幅诗意般的画面。

春日的清晨,细雨、微凉,田埂边野草吐露鹅黄。一头水牯牛,正在埋头啃食,牛鼻不时传来“呼哧……呼哧……”的呼吸。牛背上,一个十一、二岁的少年,顶着一袭黄褐色的麻袋,正手捧一本厚厚的《说岳全传》,沉浸在岳家军北定中原、直捣黄龙府、饮马贺兰山的激情里。他小小年纪,此时骑在牛背上觉得自己有着岳帅般的英姿。这少年在牛背上还读完了《隋唐演义》《三国演义》《水浒传》《七剑下天山》《霍元甲》……,此时他心中只有英雄,没有红颜。

夏日的午后,天空很蓝,阳光很明媚,在一块玉米地边,一个青春少年,身影青瘦,穿着红色的背心,将裤腿挽得高高的。他坐在一根横放的锄头柄上,背靠一棵花秋树,手捧一本张恨水的《北雁南飞》。或喜形于色,或双眉紧锁,他完全沉浸在张恨水的鸳鸯蝴蝶之中了,为李小秋和春桃他们才子佳人的“偶然间相遇,注定一生难忘”的“触电”而欣喜,为社会礼数棒打鸳鸯而愤怒。他还在田埂上、岩下、茶笼边,捧读过《人生》《平凡的世界》《男人的一半是女人》《千山外,水长流》……虽然身边在着大片待蓐的稼禾,但此时他心中有着太多的桃花、红颜。

秋天的下午,锦江河畔的石椅上,一个长发青年,在习习河风中,正读着小仲马的《茶花女》,随着情节的变化,他在忧戚着玛格丽特的命运。在小说中,他嗅到了巴黎灯红酒绿下的腐味,这是不是主人公悲剧的诱因?《茶花女》是从学校图书馆借出来的,因为课程里有外国文学、比较文学等,因此,他在图书馆还借读了《复活》《红与黑》《百年孤独》等世界名著。此时,他通过读书来思考人生与社会。

冬天的夜晚,山村小学的校园里,悬挂在墙头,上下课敲打用的那片铁块在寒风吹动下,撞在墙上发出“咣当……咣当……”的声响。教师住宿三楼的一个窗户,发出微黄的灯光,窗外檐头雨“嘀嗒……嘀嗒……”的呼着。窗内,一盏孤灯下,一个男教师在备完课之余,正在手捧读着《金沙》,他有些兴奋,因为他的《老井》也发表在这刊物上,书桌上还放着一封未寄出的信,是写给远方的她的,在信中他谈到了《老井》,写信时他仿佛看到了她的微笑,比桃之夭夭还灼灼其华。他身后有一个简易书柜,里面放满了书,无论同事、学生进了这斗室,往往会发出“好多书哇!”的感叹。

这几幅画面中的人物,都是曾经的我。其实人生处处皆风景,而悦读,是我风景中的风景……

(作者 彭从华  编辑 姚洪攀  责任编辑 汪富永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