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>>文章浏览
王爷庙:南广河仅存的船帮会馆
http://jl.ybxww.com 2017-2-15 来源:宜宾晚报

南广河沿岸有“三树”,平寨的黄葛树,妹妹窝的地瓜树,趱滩的杨柳树。在河道上行船,这些标志物老远就看到了。平寨的大黄葛树,就在码头的上面,从码头上走上来,看到的一是发了三根杈的黄葛树,二就是王爷庙。

面对南广河的王爷庙,建于清道光年间,是南广河上现存唯一的一座船帮会馆。从建筑风格来看,平寨王爷庙应该比宜宾南岸船帮会馆王爷庙修建的时间早些。其建筑外墙为砖石混砌,上砌一方形大门和两扇上为圆弧下为长方形的门。大门横额作仿匾石刻“南川巨镇”,门石柱刻对联“僰道乐中流光照符黑水;犀山摇拱翠神威镇腾龙”,主体为穿斗抬梁混构垂悬山式,小青瓦顶。

据平日每天必到这里休闲的平寨横街住民、平寨文史爱好者黄德岐和茶客们口述:

“当初的王爷庙大喔!现在的建筑只是原来王爷庙的戏台。戏台后还有一个大敞坝;敞坝两旁是看戏的包厢;敞坝后面是大殿;大殿两旁是僧人住的厢房;大殿显得轩敞开阔,当门一个烧纸焚钱纸的大香炉;香炉后供养不止一个神像;王爷庙后面是一个菜园子。

大殿正当中当然塑的是王爷,王爷菩萨长三只眼,中间一只眼立起。坐骑是条龙。南广河趱滩到平寨激流汹涌,有船主、船工两百多人,可算水码头上的第一大帮。每年农历六月初六,南广河涨大水时,船帮皆要在王爷庙里举办王爷会,唱戏三天。开头那天,沫滩平寨段的船帮会首杨洪兴就要到王爷庙来主持祭祀顺江王爷。平寨人都说杨洪兴是个武状元(笔者以为或是武举人之误传)。流传已久的《南广河船工号子》道:‘杨洪兴来霸水口。长相很吓人,船夫怕三分。联封码头威灵振,货物计算得民心’。可见杨洪兴是个恩威并举的会首。杨洪兴在老沐滩住,如在,现在已是百岁以上高龄,其后代只有一个孙子,已经搬到巡场去了。

大殿左方坐着关云长,关羽的背后是周仓和关平。哥老会有极深的关羽情结,平寨场镇上的男人大多参加了袍哥,各公口袍哥农历五月十三日在王爷庙举行单刀会,也要请戏班子唱戏。右方立像,塑的是一个长袍妇女。民国《筠连县志》记载,农历六月二十四日举行雷神会,‘杀鸡卖肉为祭,面坊机织工匠行之。’。此处‘雷神’,实为‘嫘神’,即黄帝的元妃,栽桑养蚕的始祖嫘祖。筠连作为南丝路上的蚕丝大县,平寨有众多栽桑养蚕的人,嫘祖坐中间理所当然。

上述三位神祗之外还有两个神祗,分列大殿两旁,一个是屠帮的祖师爷张飞,农历八月二十三日平寨、沫滩、猫儿沱、板板桥、官山坝等场镇的杀猪匠都要在王爷庙聚会。另一个就是李老君,平寨场上有四、五盘铁匠红炉,加上附近场镇的铁匠,每年二月十五日举办老君会。唯张爷会和老君会人少,无钱请戏班子来唱戏,故这两个会影响不大。各位神祉,在王爷庙里享受供品,其座次的排列是按其代表的帮派在平寨的力量大小来定的。

后来大殿里开辟成粮食市场,卖米、卖苞谷、卖黄豆、绿豆、干豇豆米米,菩萨们就瞅着大家讲价还价。王爷庙里展现的是民俗生活场景,其外观又与场上民宅极其相似,故历经社会变迁跌宕,虽将顺江王爷、关二爷之类偶像统统抛掷于江边天然洞穴(此洞穴后称为“龙洞)中,但王爷庙的戏台却保存了下来。”(凌受勋)

原文标题:王爷庙:南广河仅存的船帮会馆

(编辑 姚洪攀  责任编辑 余定和)